河北爬行家族一家4口爬着生活组图

2019-10-21 19:30:39

河北“爬行人”家庭获救助(组图)“爬行人”家庭河北“爬行人”家庭获救助(组图)“爬行人”家庭河北“爬行人”家庭获救助(组图)“爬行人”家庭

全家人地上爬行

这个“爬行人”家庭的母亲名叫沈九星,今年60多岁,因为智障和患有遗传疾病,小时候的沈九星就双腿无力,站不起来,慢慢长大后,沈九星靠拄拐杖勉强有了点行动能力,成年后依然如故。

上世纪70年代前后,沈九星嫁给了东刘庄村大自己20多岁的丈夫李心,随后的岁月里,沈九星先后生下了三男一女。命运总是如此无情,3个儿子竟然和母亲一样,从生下来就双腿无力,智力发育迟缓,而且比母亲更严重的是,他们只能四肢着地爬行。万幸的是,沈九星的女儿发育正常。

几十年中,沈九星的丈夫李心艰难操持着一家人的生计,除了照顾行动不便的妻子和3个儿子的日常起居,耕种着6亩薄田,还让女儿念完了初中、上班、结婚。大约3年前,原来的老宅子塌了,沈九星全家就搬到了村里人帮忙盖的新居里。

两年前,80多岁的李心终于不堪家庭的重负,撒手而去,行动不便的沈九星和3个儿子生活顿时陷入困境,他们靠着村民接济和捡点破烂勉强维持着。

凄苦的爬行生活

1月22日,记者跟随该村村委会委员刘广豹前往沈九星家,在胡同口看到有个人像大猩猩般四肢着地爬行。刘广豹告诉记者,这是沈九星的大儿子李涛,别看李涛这个样子,还是家里的顶梁柱呢,在兄弟3个里面最聪明,还能帮着母亲做做饭什么的。李涛看有人来,就爬行着向家里“走”去。

沈九星家的院子里一片安静,杂乱的墙头只有半人高,没有大门,院子里胡乱堆积着些树枝、柴草,3间破旧的平房,窗户上粘着发黑的塑料布。院子一角的窝棚里,满是些塑料、玻璃瓶等破烂。

推开破旧的房门,东屋窗下一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桌子旁,一个老太太正满脸高兴地吃着东西,东屋炕上还趴着一个脸色稚嫩的“爬行人”,脸上竟也是开心的“笑容”。刘广豹对记者说,吃东西的老太太正是沈九星,趴在炕上的是她的三儿子李休,她的二儿子李显不在屋里,可能是出去捡破烂了。

艰难的生存处境

到中午做饭的时间了,记者看到李涛爬行着来到院子里,抱起了一抱秫秸,然后双腿艰难地立了起来,一手抱秫秸,一手扶墙,颤抖着向屋子里走去。点着火后,屋子里顿时弥漫起呛人的烟尘。沈九星也扶着墙壁来到灶台旁,从旁边的水瓮里盛了些水,泼到锅里,用炊帚随便扫出些发黑的刷锅水,然后重新加上水,盖上了锅盖。李涛则在灶火前使劲地加柴火。

刘广豹对记者说,这个家里根本没有电,甚至连蜡烛都没有。做饭也就是凑合事儿,半生不熟的能填进肚子就行了,李涛是最会做饭的一个,甚至会烙饼,可那饼两面焦黑,烙煳了,全家人照样吃着很香。

刘广豹说,两年前沈九星的丈夫李心去世,沈九星连丧事都办不了,是村里的老少爷们帮着去火化下葬的。李心临死前,考虑到沈九星母子的处境,就把家里的那几亩田包了出去,承包户每年给点粮食,街坊邻居再接济点儿,还有低保什么的,沈九星全家就这样勉强维持着生计。

捡破烂赚点零花钱

就在记者采访时,沈九星的二儿子李显从外面默默地爬行回来了,李显的爬行看起来比李涛要缓慢得多,也吃力得多,他用来爬行的手里还抓着个破编织袋。

刘广豹说,李涛、李显、李休3兄弟,李涛35岁了,最小的李休也20多岁了,他们虽然只能爬行,但这么多年一直在捡破烂,甚至常常捡到村外,沈九星全家就靠卖点儿破烂赚点零花钱。

记者了解到,在平时,沈九星家是没有多少菜吃的,只有街坊邻居们来送把菜,全家人才能见着点绿色,最机灵的李涛有时候用捡破烂换来的零花钱去赶西刘庄集,他都是脖子上套个书包,去集市上让人把菜放到书包里,再爬行着回来。

感受人性的温暖

美女图片大全